《獨家授權》第二十章


第二十章

齊誩不知道自己是怎麼取下耳機的。
語音通話視窗消失之後,仿佛瞬間從一個暖洋洋的小世界裡抽離,回到自己昏暗死寂的房間。
此時入夜已久。秋季早晚溫差較大,他微微打了一個寒顫,這才發覺自己需要再披一件外套。明明剛才聊天的時候一絲涼意都體會不到──

耳朵因為長時間戴著耳機,直到這一刻還是熱烘烘的,摸著燙手。
他和雁北向的對話結束在十分鐘前。之後,他茫茫然盯著那個已經變成灰色的頭像發呆,過了將近十分鐘才驀地想起:自己忘記把耳機取下來了。不知道為什麼,總有一種這副耳機可以當成保溫工具的錯覺。
雁北向對他說的最後一句話是:「明天,同樣的時間,我會再上來。」
拍臉,臉疼。
拍腿,腿疼。
齊誩恍惚地想,原來這不是在做夢。
難道是因為這段時間經歷過的不愉快太多,所以……老天爺特地開恩,讓他偶爾可以遇見一些好事?

「哧。」齊誩發怔半晌,忽然傻呵呵地笑出聲,喃喃自語道,「糟糕……我好像有點期待了。」
任何事情一旦開始有期待,到了該結束的時候就會更加難受。
譬如那一封封記錄著小貓恢復狀況的重要郵件。
譬如眼下這個僅僅由一條網線牽起來的承諾。
想到這裡,笑容也漸漸消失,一言不發地起身離開書桌,打開門,走到空無一物的陽臺上。外面果然很冷,風颼颼地甩動晾衣架上的吊夾,發出塑膠特有的乾燥撞擊聲。一時間冷空氣侵入肺部,使他忍不住咳嗽起來。
「咳咳咳咳……」
今晚上聊著聊著,時間一眨眼功夫就過去了,好長時間沒有講那麼多話,現在嗓子都有點兒疼。
天頂上一顆星辰都找不到,陰雲壓頂。
以前聽老人家說,得了風濕病的人可以預測天氣,快要下雨的時候便開始疼,保準。沒想到骨折也是同樣的效果,這會兒酸酸刺刺的感覺湧上來了,想必明天要有一場秋雨,接下來又會降溫吧?
齊誩在陽臺上獨自站了幾分鐘,直至把腦袋硬生生冷醒,實在冷得受不了了才回房間。

QQ聊天對打字速度的要求,對於現在的他而言太高了。
於是他決定先去論壇看看《陷阱》第一期的劇帖,以主役身份正裝上去留言,希望可以平息黑黑們的氣焰,給劇組換回幾分平靜。
劇組是在國慶當天發佈的第一期,到目前為止劇帖已經翻了四頁,正向第五頁發起衝擊。
真是……令人瞠目結舌的翻頁速度。
齊誩過去從來沒有一個劇翻過頁,忍不住由衷地表示敬佩。
他見過的翻頁劇只有兩種,一種是紅劇,另一種是被各種黑黑掐到紅的劇──希望《陷阱》的翻頁情況不是後者。

打開帖子,首先入眼的是一幅畫工精緻的海報。
畫面上兩位主角第一次在密室相會,刑警小攻的襯衫上的鈕釦被扯掉了幾顆,敞開半個胸膛,仰躺在黑色的皮革沙發上。壓在身上的黑道小受扯著他的領帶,微微笑著迫使他抬起頭,曖昧感簡直要躍出畫面。
海報採用暗紅色基調,搭配上金屬質感的標題,一下子就能捕捉人們的目光。而宣傳用黑色打底,反白字體,甚至還附上一層若隱若現的斑斑血跡,下足功夫。
《陷阱》劇組的製作班底真不賴──齊誩一路贊許過來,深深為自己這種老透明拖了劇組的後腿感到擔憂。
不過沒關係,有銅雀台大神壓陣。
劇帖第一頁除了劇組自己搶沙發,還有幾個搶板凳、搶地板、搶地下室的以外,最前面的兩百樓左右基本上都是銅雀台的小粉絲們在頂帖。
「頂銅雀台大人」、「頂傻媽新劇」、「恭喜銅雀雀主役劇順產」之類的口號可以大致總結這兩百多樓。期間幾個STAFF上來寫感謝詞,也差不多被粉絲排山倒海的告白淹沒,只有後期一輩子的鎖因為是銅雀台的大親友之一,存在感相對強一點。

後面終於有人開始寫劇評了。
一開始全是誇,讚美之情溢於言表,誇得最多的當然是銅雀台,恨不得每句臺詞都拿出來細細分析一遍,每個字裡都有感情可以琢磨,洋洋灑灑幾篇長評就出來了。
當然,製作團隊也要順便誇一誇,比如編劇取捨情節得當、後期氣氛和音樂烘托出色、導演指導到位等等,連海報和宣傳還有ED也紛紛受到好評。
齊誩也不例外。
寧筱筱說的「大紅大紫的節奏」,他才看完帖子的第一頁就已經有所領悟。拜大神所賜,自己還是第一次收到那麼多好評,不少姑娘聲稱被他性感的聲線電得暈坨坨的,表示從今往後要開始追他的其它劇,下面還有不少策劃在求聯絡方式。
簡直受寵若驚……
一個自己明明配得不滿意的角色,卻被這麼多人不遺餘力地讚美,真是哭笑不得,只能默默感謝那些愛屋及烏支持他的銅雀台粉絲。

他一目十行地看下去,直到視線碰到一個以「失望」兩字開頭的評論,倏然停住。
那是一個署名「心碎的原著黨」的人寫下的劇評,評論不算長,不過字裡行間足見其深深的失望之情。

【235樓】:
失望,聽了兩遍還是失望。
這個劇製作憑心而論很棒,海報、宣傳、編劇、後期什麼的都不錯,但是我想問問策劃和導演兩位──你們到底是怎麼想的?選角是怎麼選的?就算選角沒把好關,PIA戲的時候怎麼不好好PIA,結果出來這麼兩個連我這種讀了原著十幾遍的忠實讀者都認不出來的主角。
好吧,當初聽說銅雀台大神加盟的時候就隱隱有不好的預感,現在果然印證了……不合適就是不合適,聽起來各種奇怪。但是更加沒想到不問歸期居然也演成這樣,枉我以前一直默默關注他,覺得他應該可以勝任角色……結果……怎麼配出一個0.5妖孽受啊!!大失所望啊大失所望。

「對,對不起……」齊誩倒抽一口涼氣,面部做出了一個類似牙疼的動作。
這種被相識多年的老朋友糊了一臉然後果斷拋棄的感覺太憂傷。
看來這位原著黨曾經是自己的一枚隱藏型粉絲,雖然現在很可能已經不是了。不僅如此,還連累策劃和導演一起躺槍。

那個「心碎的原著黨」發言後,以上評論理所當然受到了廣大銅雀台粉絲的猛烈抨擊。但是隨著樓層越疊越高,更多的原著黨紛紛頂著鍋蓋,冒死留下相同的評語。

【311樓】:
看到那麼多人在罵235樓,我還是默默地排一下她吧……
《陷阱》這篇文很喜歡,看到授權給出去之後一直盼星星盼月亮,終於把劇盼來了,結果……想說的大部分都被235樓的姑娘說完了,製作很好,就是主役OOC未免太嚴重了……(┬_┬)

【326樓】:
Σ( °△ °|||)︴不問歸期的聲音怎麼變成這樣??發生了什麼??
他在我印象中一直是腹黑風流攻好不好,這個嬌滴滴的受音是想怎樣,而且還是號稱強強文的《陷阱》裡面耶!!不問歸期傻媽你究竟為什麼想不開!!Tell me why!!

【328樓】:
看過原著的某只默默路過。其實忽略原著的話,這個劇聽起來可以打85分以上,各方面都挺好的,劇情流暢,後期強悍,主役兩位CV都是聲線美美的實力派,沒看過文的人應該可以聽下去無壓力。
可是,因為看過原著,我不得不先入為主了。我對這篇文裡面的人物印象深刻,非常喜歡警官的耿直隱忍,夜店老闆的女王氣勢和癡情本質也令人深深著迷……這幾個特質在現在的表演上面看不到。
Anyway,我還是默默加入失望的隊伍中吧……

【350樓】:
╮(╯_╰)╭其它就不多說了,前面很多評論已經誇獎過了,我是專門來吐槽主役CV這一塊的。(事先聲明,我不是原著黨,沒看過原著,只是下載了劇本一邊看一邊聽的,說錯勿怪。)
首先,銅雀台大神久仰大名,聲音條件真是無可挑剔,低音炮什麼的聽起來耳朵快要懷孕了有沒有(噗)。不過……我能說他配的時候沒有看清楚劇本上的語氣提示嗎?譬如他們第一次滾床單前的對話,要求是憤怒壓抑,結果搞得好像胸有成竹輕輕鬆鬆一樣。以上只是舉例,類似的地方還很多,希望銅雀台大神下期可以注意一下。
下面說一說不問歸期大人──大人,你看見下面這段話不要打我的臉,因為其實我是你的粉絲來的(請看我真誠的眼神⊙▽⊙)。不過這個劇大概是我聽過的你配得最糟糕的劇。不是說你戲感不好,就是不知道你到底在腦補什麼,居然可以配出一個和劇本人設完全不同的人,明明可以0.7幹嘛要裝0.5,明明可以女王幹嘛要裝嬌軟,浪費一把好攻音!(咦,好像有哪裡不對……)
不過有幾幕倒是配得很成功,尤其是店長一個人喝酒,後來警官突然出現那裡,矛盾心態表現得非常好!
總而言之,單純看劇本設定和提示,我覺得主役兩個都發揮得不怎麼樣。最還原的人物反而是攻君他爺爺……雁北向是新人嗎?感覺很貼很自然。嗯,爺爺超讚(拇指)。
……
……

這是目前為止劇帖裡面唯一一個提到雁北向的地方。
齊誩忽然有一種衝動,衝進劇帖裡面跟350樓那位姑娘握握手,一起喊一遍「爺爺超讚」。然而事實上他只能在螢幕前暗暗感慨罷了。
「他配的刑警才真的是讚……」
齊誩自言自語道。可惜聽過的人只有包括他在內的四個人而已。
聽眾當中果然還是有不少耳朵敏銳的人,他在發劇之前預料到的批評果然統統出現了,而他也全盤接受。
配《陷阱》的一大收穫就是讓自己知道,原來背後還有很多人關注著他。他深表感激。
另外一大收穫,就是認識了雁北向──

那個人所付出的時間,不應該僅僅被這麼一兩句話提到。他值得更多人尊敬。
或許是一時間有感觸,齊誩神情專注,首先複製一遍350樓的最後幾句內容,然後在回覆框裡慢慢打出一句話:「同意,爺爺真的很讚 ^_^」。
署名「爺爺的粉絲」,發佈。
因為劇帖此時已經翻了四頁,他這個回覆的樓層被遠遠丟到了1122樓,用別人的話來說即是反射弧長得可以繞地球三圈,可他一點都不氣餒,心裡填得滿滿的,舒坦極了。

以自己的方式為雁北向這個ID爭取到一點存在感之後,齊誩返回第二頁,繼續看評。
五百多樓評論看下來,大體上分為「原著粉」和「劇粉」兩大派系,展開長篇舌戰,辯論的焦點無非是人物有沒有偏離原著。
或許是因為部分粉絲言辭激烈,銅雀臺本人在第二頁快要到底的地方出現了。
他的回答非常官方,除了安撫憤怒的粉絲,感謝劇組精心製作云云的客套話之外,很委婉地表達了廣播劇是二次創作,不必太過拘泥於原著的看法。對於原著黨們的失望他覺得很遺憾,希望大家可以從另一個角度來欣賞這部作品。以上。
「完蛋了……」齊誩看到這裡,眉毛不禁輕輕一皺。
他本來打算附和一下原著黨的意見,說自己下一期的時候會根據她們所說的改進,儘量把人物形象拉回去。
而銅雀台這麼說,無異於是在堅持現在的路線。
自己要是唱反調,不管是對劇組,對銅雀台,還是對他本人都將有相當不利的影響。

果不其然,銅雀台一錘定音之後,後面緊接著粉絲們爭先恐後排隊合影的浪潮。光是這樣劇帖就已經翻到了第三頁,之前紛紛做出好評的劇粉也回來感謝大神認可她們的想法,原著黨則陷入了一片沉默。
劇帖迅速恢復了其樂融融,眾口一詞的和諧氣氛。
除了第三頁中間突然冒出來的幾個樓層──

【742樓】:
銅雀台大人特地出來辛辛苦苦維護劇帖氣氛,還感謝劇組感謝粉絲,話說另一位主役是打算什麼時候才現身呢?╮(╯▽╰)╭

【743樓】:
回樓上,不問歸期巨巨可是出了名的裝死大神呢~據說連大神當初配劇的時候也還要將就他的時間,等他等半天的。他第三頁絕對不會出現,賭十朵小菊花喲~╮(╯▽╰)╭

【744樓】:
裝死大神+1
我記得以前論壇不是有帖子揭露他兩面三刀的事情嗎?後來還是銅雀台傻媽替他說話,帖子才刪掉了,不知道有沒有人存底(挖鼻)。
原來覺得,嘛,反正是誤會就誤會吧,用劇說話。
現在一聽……我覺得最拖後腿的CV就是他了,還不如換成過橋米線傻媽呢,人家好歹戲感比他強多了,聲音也是我的菜❤。

【745樓】:
「苔蘚」黨高舉CP一百年不動搖的旗幟路過!!
如果換成小米線的話,那些唧唧歪歪的原著黨們就可以閉嘴了!!因為小米線一定不會讓她們失望,一定會把這個劇配好的!!
……
……

從這個地方開始,陸陸續續就有其它的「苔蘚」CP支持者附和了,當然也有反對這種言論的銅雀台粉絲為齊誩打氣。
不過,他直到第三頁結束都沒有出現,這點被她們說中了。
第四頁開始的地方,齊誩看到師妹用「三月竹筍」的正牌ID說出了他出車禍的事情,立刻引起軒然大波。出車禍這種事情在這種時候說出來,仿佛是一個最拙劣的藉口,完全沒有可信度──潑黑水的人於是開始變本加厲,罵的罵,踩的踩。
中心思想只有一個:不問歸期配不上銅雀台大神,大神值得更好的對手戲CV。
這些大概就是寧筱筱口中的「腦殘言論」?
齊誩無可奈何地笑了笑。還好,還好,跟自己想像中的差不多,其實根本沒有什麼值得介意的。

看完劇帖,臥室的窗玻璃上忽然響起「啪」的一聲。是雨。
齊誩下意識抬頭望向窗外。
由於檯燈燈光的投射,玻璃表面只能看見自己的倒影,看不到窗後的雨勢。只見到接二連三的雨珠在光線最強的地方劃開,留下一道道鮮明的痕跡。
淅淅瀝瀝的聲音逐漸加密,加厚。
這座城市即將進入秋後第一場持久的降雨。齊誩忽然想到貓咪是一種怕濕的動物,也許在這種天氣裡,牠們會躲回屋簷下,在那個人懷裡舒服地取暖。

只不過一個最簡單的聯想,卻在心裡輕輕刺了一下。
手機裡的那張照片自從車禍之後一直沒有再看,因為覺得在自己心理防線最脆弱,感覺最無助的時候,不能看。
看了就會產生跑回去的想法,就離不開了。
所以……剛剛一閃而過的想回覆那最後一封郵件的念頭,也不能再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