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授權》第二十五章


第二十五章

事實證明,齊誩的預感是對的。
去到那間診所的時候,候診室裡面已經有幾個人在排隊,看上去生意還不錯。
大概因為這幾天天氣陰冷多雨,患病的小動物增多了。今天又是週五,許多飼主趁著提前下班的機會紛紛上門,齊誩估計自己要等上一段時間。

他右手用來抱小歸期,雨傘都撐不好,一路走過來身上打濕許多地方,頭髮濕漉漉的不斷往下滴水。況且他左臂上還套著厚厚的石膏管,模樣比懷裡的小貓好不到哪裡去。病人病貓一應俱全,走進門口的時候受到了不少奇異視線的注目。
別的飼主都帶著籠子箱子,只有他一個人是用毛毯卷著小歸期來的,不免有些寒酸。
齊誩匆匆收起雨傘,讓小歸期躺在自己大腿上,一個前臺助理模樣的小姐走過來,叫他先交十五元掛號費,登記一下,稍後再做檢查。
他付了錢,助理小姐頭也不回地走了。
他來得晚,稍微舒適點的位置都被別人佔了,只留下一個最靠近診所大門的座位。等待期間,門口處人來人往頻繁,玻璃門一會兒大敞一會兒沒關嚴,深秋的寒風颼颼襲來,吹得他一身濕衣服貼著肉,涼絲絲的感覺直透入骨。
「啊嘁!」忍不住打了一個噴嚏。
小歸期昏沉沉地伏在他腿上,此時應聲抬頭,探起爪子,似乎想要摸摸他。
齊誩不禁一笑,指頭輕輕抵住牠的肉墊中心,陪牠玩耍解悶。
「你傳染我了,瞧,我跟你一樣打噴嚏來著。」
「喵……」小歸期悻悻地眯起眼睛,側過身體用腦袋在他小腹上一陣磨蹭,仿佛真的是在懺悔罪過。

大小歸期等了將近一個小時,這才輪到他們看病。
診所裡的醫生問了幾句貓咪的基本情況,齊誩答得很模糊,尤其是對牠的年齡和病史方面一無所知。那個醫生詫異道:「這難道不是你家的貓嗎?」
「不算是,是我前兩天撿回來的流浪貓。」齊誩如實告之。他一看就是那種沒養過貓的人。
「哦……」醫生意味深長地挑了挑眉,打量他一身狼藉的模樣,面不改色地報出檢查事項,「聽你剛才說的情況,這只貓要做好幾項檢查。先驗驗血,再看下有沒有貓瘟,最好連腹膜炎一起測了,今晚留院觀察。您覺得怎麼樣?」
齊誩茫然地消化了一下醫生的話,完全聽不懂相關名詞。
以前做虐貓事件專題報導的時候,他接觸的都是受到外部創傷的貓咪,而且收養後續才是他的關注點,醫學方面的詞彙他在稿子裡面省略很多,沒有專門去學。那部分……一向都是由醫生本人寫的,他只是事後摘錄。
腦子裡想到另一位醫生,思緒好像斷了片刻。他皺著眉搖搖頭,及時抽離。
──現在救命要緊。
「好吧,就按照您說的辦。」
「那今天先繳六百。」醫生招呼那位前臺助理過來記帳。
「六百?」齊誩聞言怔了一下,想不到現在給寵物看病收費那麼昂貴。自己出門匆忙,沒有帶卡,身上現金也不夠用,無奈之下只好講明,「抱歉,身上的錢不夠,可以先給小貓檢查嗎?我趁這會兒功夫回家取點。」
那位助理小姐這時候發話了:「我們這裡做檢查必須先繳費,你先回家取錢,等你回來再開始做。」
齊誩語塞了片刻,沉住氣道:「這樣吧,我身上目前就兩百來塊錢,你們看看能先做什麼就先做了,剩下的我回來付。」
醫生對他投來讚賞的眼神,似乎很佩服他肯為一隻流浪貓如此大方。
於是兩個護士模樣的小姑娘過來,把小歸期從他懷裡拎走,帶到房間裡面抽血化驗,順便用試紙測貓瘟。

齊誩匆匆回家一趟,現金和卡都帶上,晚飯也沒心情弄,直接回到那間診所。
一進門就看見小歸期被那塊毛毯卷著,直接擺在化驗室門外的一個角落裡。
見他眼中似乎露出一分怒色,護士便解釋說因為他沒有帶籠子,她們不清楚流浪貓的情況,不敢把牠和別的貓咪放在一起,所以才臨時放在牆角。
齊誩忍了忍,沒有說話,自己過去把小歸期抱起來。
小歸期脖子上是抽血口,此時散發著一股酒精味和腥味,皮毛東一塊西一塊翹著,縮在他臂彎裡瑟瑟發抖。
自己離開的這半個小時內,牠似乎吃了不少苦頭。
「驗血結果出來了,這隻貓白細胞值很低,試紙也呈陽性,初步判斷是貓瘟。為了保險起見再做腹膜炎檢查,今晚住院掛水。」醫生拿了一沓化驗報告給他看,沒兩分鐘就收回來了,吃準了他看不懂。
齊誩確實看不懂那些密密麻麻的資料,不過據醫生形容,腹膜炎的致死率高達百分之九十五以上,幼貓特別容易遭殃,心底不由得一陣恐慌。
他這輩子最受不了眼睜睜看著小生命死亡這種事。
反正錢已經付了,醫生要做什麼檢查隨意,留在診所觀察一個晚上再說。

小歸期被放在一張鋼板床上,下面墊著一次性尿布,護士準備給牠打點滴。
小傢伙似乎對針頭產生了極大的恐懼感,拼命掙扎,兩隻尖爪死死勾住齊誩的手指,尖聲嘶叫。齊誩為了讓牠康復,只能狠下心不理睬,蹙眉看著幾名護士一起團團圍住牠壓著不讓動,留置針好容易扎了進去。
下針處用紗布纏好以後,小歸期放棄抵抗,疲倦地蜷成一團。
不知道是否因為症狀加重,眼睛裡全是水。
齊誩想到牠今晚必須孤伶伶地在病房裡度過,周圍全是陌生人,忽然眼前的場景與自己當時住院的場景重疊起來,愈發於心不忍。
他懇求護士給他一張板凳。
至少現在,他可以暫時陪伴在小歸期床邊,輕輕揉弄牠的耳根那兒的絨毛,撫平牠的恐懼。直至小傢伙沉沉入睡,他才起身離去。

再次回到家中,天色已經完全黑了,氣溫比白晝的時候更低。
他被雨淋濕後,因為趕時間所以沒有更衣,在照料小歸期的三四個小時內都是一件濕衣服貼身,風乾而已。如今回到屋裡溫度稍稍回暖,這才感到一陣陰寒漫過四肢,忍不住開始打冷顫。
「啊嘁!」又是一個噴嚏。
小歸期不僅僅把噴嚏傳染給他,現在連發燒症狀都人貓一起同時進行了。
腦門兩側開始隱隱作痛,是齊誩非常熟悉的重感冒徵兆。他晚飯還沒吃,卻一點食欲都沒有,胃裡偏偏空得發疼,於是跑到廚房灌了一杯水下肚完事。
進了房間,他還是沒有急於換衣服,先把電腦打開,QQ登錄。
都這個時間了,自己肯定已經遲到……
果然,雁北向的頭像不出所料地靜靜掛在線上列表上。六點和七點他分別留過兩次言,都是一句很簡單的「你在嗎」──當然不在,那時候自己還在診所裡陪小歸期。
齊誩勉強打起精神來,匆匆把耳機戴上。

「喂?」接通連線後,他試著喚了一聲,鼻音很重,「很抱歉,今天有點事耽擱了。」
「沒事。你感冒了?」雁北向敏感地捕捉到了他聲音裡的異樣。
「還好,只是有些不舒服。」何止有些不舒服,渾身上下濕答答的裹得難受,再這麼裹下去非要發高燒不可。
要是大小歸期一起病倒就完了。
為了避免這種事情發生,齊誩扯著嘴角苦笑一下:「雁北向大人,你能等等我麼?我去換一下衣服就來,今天被雨淋濕,都幾個小時了還沒有空檔換呢。不過我手上打著石膏,行動不太利索,你至少得給我十分鐘……」
對方直接愣住了。
「什麼也不要說,你先去忙。還有,別只是換衣服,熱水澡趕緊一起洗了,壓壓寒氣。」雁北向的口氣非常嚴肅,語速很趕。
齊誩為難地笑笑:「可是洗澡要花的時間更長,我怕你──」
那個人阻止他繼續往下說,三個字立下承諾:「我等你。」

既然雁北向這麼堅持,齊誩只好暫時中斷通話,到洗澡間內把濕衣服從身上剝下來,用塑膠袋裹住石膏,痛痛快快地沖了一個熱水澡。
他抬起頭,滾燙的水迎面澆下,忍不住深深一個激靈。果然寒氣散去許多。
換衣服和洗澡這兩樣棘手活他每天都需要花掉三十到四十分鐘去做,況且他今天情況比平時更差,等他換好乾淨的衣物出來,時間已經過去了一個小時。
不過,感覺確實舒服很多。
齊誩恢復了一點力氣,重新發出語音申請。
「謝謝你等我。」他對此報以感激的笑容,希望可以通過自己聲音裡的明亮質感傳遞過去。
「你還好嗎?」那個人重複了他們重逢後的第一句話。
「我……」今天的回憶浮現眼前,小歸期憔悴的模樣歷歷在目,齊誩忽然覺得喉嚨一澀,竟然神差鬼使般誠實回答,「不怎麼好。」
或許是生病的緣故,他的真實情緒可以輕易表現出來。

許久,雁北向在網線另一端輕輕歎了口氣:「你身上有傷,為什麼還跑出去淋雨?」
齊誩邊歎邊笑:「還記得那天我撿回來的那隻小貓嗎?牠不知道怎麼就病了,渾身發熱,外表看起來很嚇人。我怕牠得了什麼重病,所以出門帶牠看醫生去了。」
聽到這裡,雁北向忽然怔怔冒出一句:「那我怎麼沒有見到──」
聲音乍地一停。
短短幾秒過後,他的語調似乎沒有那麼錯愕了,沉了下去:「……我,沒有見到你上線……原來是因為這個。」

完全沒有邏輯可言的自問自答。
齊誩聽著奇怪,笑了笑說:「對啊,我之前一直待在診所裡面。」
雁北向機械般地重複:「……診所。」
「嗯,就在我家附近,走過去十五分鐘不算遠。」齊誩解釋了自己被雨淋濕的原因,「但是因為我沒受傷的那邊手要抱小貓,雨傘沒辦法好好拿,加上風吹,身上就濕了一大塊──啊,幸好石膏管沒被打濕,不然就麻煩了。」
說罷,齊誩很欣慰地笑起來。
無論狀況如何艱難,他總是能從中挖掘出一兩個值得高興的細節。這點樂觀精神必須有。

雁北向默默聽著,等他說完了才開口問:「醫生怎麼說?」
「醫生說的,其實我不太明白。」齊誩回憶當時的對話,簡單進行概括,「說是白細胞很少,可能得了貓瘟……還說要做別的什麼檢查。目前小傢伙留在診所吊點滴,明天我再去看看情況。」
「小貓多大了你知道嗎?」雁北向又問。
「不知道……就是看上去還很小。」小歸期看著便是幼貓,走路都還跌跌爬爬的。
「今天牠有沒有吃東西,有沒有吐?」
「小貓有吃東西,可是我沒有見到牠嘔吐。感覺吃的方面和昨天沒有什麼不同,就是沒精神。」 同樣的問題自己今天在診所裡也被問過,所以對答如流。
對方有那麼一小會兒不吭聲,似乎在猶豫該不該繼續,該不該說。
最終,他還是無法保持緘默:「這個聽起來不像貓瘟。不過……光聽不好判斷。」

齊誩聞言,下意識笑著打趣他:「呵呵,你的口氣好像醫生──」
雁北向的氣息忽然凝固了一下。
耳機內半晌無話。

「咳,咳咳……」
這時候,齊誩突然喉嚨一癢,忍不住開始劇烈咳嗽。
糟糕,回來的時候還不覺得,現在咳起來卻感到咽喉深處一片火辣辣的疼,咳聲渾濁不已,感冒的跡象越來越趨於明顯──看來自己逃不過這一劫。
「咳,咳咳咳咳……抱歉,我起來喝點水……咳咳。」齊誩咳得兩道眉毛都緊緊擰成一團,不得不禮貌地提出暫停,準備再去客廳再盛一杯水。
他用手扶了一下喉嚨灼燒的地方,稍稍按住,然後伸手去拿自己放在桌面另一端的玻璃杯。
沒想到剛剛站起身,兩眼忽然一黑,頓時天旋地轉,險些整個人摔倒在地。
情急之下,右手猛地撐住桌面。
電腦桌被他狠狠一撞,不由左右一晃,那只玻璃杯「啪啦」一聲摔到實木地板上,頃刻間粉身碎骨,玻璃碎片在白熾燈下映得無比慘白。

對了……自己今晚還沒吃飯呢。估計是起得太猛,血糖太低造成的昏眩。
好在沒有把接回去的手再摔斷一次。
齊誩冷靜下來以後,慢慢支起身體,方才嗡嗡作響的腦子逐漸清醒過來,終於聽見桌面上的耳機傳出那個人焦急的呼喊。應該是聽到這邊的動靜,卻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所以著急了吧。
因為耳機沒有戴回去,所以聽不清他在喊什麼。不過,聽起來……有那麼點兒像自己的本名。
「糟糕,病得好嚴重,都產生幻聽了。」齊誩剛剛那一下其實撞得不輕,痛得呲牙裂嘴,很勉強才笑了笑。
雁北向怎麼可能知道他的真名呢──一定是錯覺。

「我沒事,我沒事!」齊誩站穩腳跟,連忙抓起耳機朝麥克風那裡喊話,「剛才起來的時候頭有點兒暈,撞到桌面摔了杯子,不過人沒事。」
耳朵貼著耳機側面,這個角度只能聽出那個人急促的喘氣聲,久久未歇。
齊誩經過這一次的驚嚇,連咳嗽聲都被壓了回去,此時也不急於找水喝,更無力打掃玻璃碎片,索性重新戴好耳機:「你剛剛喊什麼?耳機那時候放在桌上,我沒聽清楚。」

雁北向不說話。
自己大概真的把他嚇住了。從頭到尾只聽到他在低聲喘息,半天不見回答。

齊誩心生愧疚,十分誠懇地致歉:「對不起,讓你擔心了。我真的沒什麼,就是晚上從診所回來的時候沒吃飯,直接就上線了。這會兒血糖低,眼前白花花的覺得暈而已。」
沒有回答。
齊誩只得繼續找話安慰:「啊,不過……今天中午我吃了很多東西,而且菜單是按照你給我發的郵件上寫的來弄。應該算是補充了不少營養吧。」
沒有回答。
再接再厲,這次還帶著一點訕訕的笑容:「住院以來我都是到外面買盒飯吃,回到家也吃了幾頓外食,知道油膩又沒有營養。你看,我不是已經開始改善伙食了麼?以後我都自己開伙,儘量吃清淡的,好好養傷。」
還是沒有回答。
齊誩一時間不知道該怎麼接下去了,於是跟著扮啞巴。
就在此時,雁北向低啞的聲音響起:「其實我一直想問,你家裡人呢?為什麼你身邊都沒有人幫忙?」
無論是做飯也好,生病也好,照顧貓咪也好。
沒有一個人幫忙──

被這句話觸動了埋藏已久的情緒,齊誩麻木地眨了一下眼,有那麼一閃而過的銳痛傳來。
眼睛直勾勾盯著地上粉碎的玻璃,終於,他苦笑出聲。
「沒有。」他說,「我沒有家裡人。我出櫃之後他們就不要我了,我一個人住。」

自然而然說了出來。
圈子裡很多人都是同類,即使不是,對同志的接受度也很高。所以他能夠坦言。
傷疤是舊傷疤,只不過揭開的時候仍然有疼的感覺。
他聽見自己的鼻音在這句話即將結束的地方變得更重了,不得不深呼吸一下,竭力抑制住聲音裡面的顫抖。
最後,虛弱地笑了笑:「不好意思,讓你知道我的醜事了。」

「歸期。」
雁北向突然喚了他一聲。
他茫然地停住,靜靜等候下文。然而雁北向並不是要回應他,而是說出一句聽起來完全無關的話。
「如果我去探病的話,你會不會覺得很奇怪。」
和昨天一模一樣的話。
只是詢問語氣消失了,仿佛在陳述一件已經決定好的事。

齊誩回過神來,以為這是他一種口頭上的安慰習慣,便微微笑道:「怎麼,你真的要空投過來?」
雁北向這次沉默的時間很短。
而且,聲音很冷靜。
「我在這裡,和你在同一個城市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