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抗力 04


  
  搬回謝家主宅已經有一段時間了。如果要問舒念的感受,那只有一個字──累。
  他懷疑謝炎要他回來,根本就是有預謀的。誰知道這幾年過去,謝炎的挑剔和潔癖會發展到登峰造極的地步,私人的東西連幾十年的老傭人都不讓碰,可他大少爺嬌生慣養,顯然又不是奉行自己動手主義的人,所以為了照顧謝大少爺的日常生活起居,讓謝大少爺過得舒舒服服,舒念只好一人身兼數職,同時扮演司機、保鏢、傭人等等多種角色,偶爾還要當當廚子啊出氣筒啊什麼的。
  誰讓謝炎對他一點也不排斥,連他喝過水的杯子都能面不改色地拿起來接著喝。
  所以,現在……嗯……與其說他是為謝大少爺所專寵,不如說是所專用。
  薪水還半點都沒漲,真是不划算。
  
  「小念,我要喝你泡的紅茶。」
  「啊?可是晚上不是要……啊,別捏我的臉,好好好……等我把這個收拾完。」舒念滿頭大汗地在替謝炎整理衣櫃,「喏,晚上穿這套怎麼樣?襯衫在這裡……領帶用這個比較合適……」
  本來要在那麼多衣服裡挑出最合適的一套就不容易了,何況他還要拖著謝炎這個沉重的油瓶,更是舉步維艱。
  沒錯,謝炎現在正整個人掛在他身上,從背後摟著他的腰,寸步不離地粘著他。現在的謝炎,比起小時候,就像塊體積和黏性都變大了的牛皮糖,舒念走到哪裡他就跟到哪裡,甩都甩不掉。
  「好,快點去弄紅茶啦。」
  你這麼大一個人趴在我背上,讓我怎麼快得起來啊!
  結果舒念還是得拖著這個比自己還要高大一些的男人步履蹣跚地挪到廚房,然後又挪回客廳。
  「嗯,好喝。」修長優雅的男人靠在沙發上美滋滋地捧著杯子,一邊又開始催促,「快去換衣服,晚上你得跟我一起去。」
  舒念遲疑了一下:「我可不可以不去?」
  今晚的宴會說起來是給剛回國不久的謝炎接風洗塵,其實大家都知道這不過是場相親宴,所有對謝家有興趣,並且有一個或者一個以上尚且待字閨中的美貌女兒的地位顯赫人士都會來參加。
  謝炎已經二十五歲了,雖然還年輕,但是作為謝家這樣的大家族的唯一繼承人,是差不多該從這個時候開始物色聯姻對象。
  這一兩年裡,如果沒出意外,謝炎就會結婚了。
  當然,他不是因為覺得難過才不想跟去,只不過是忙了一天,有點累,而已。
  真的。
  
  「不可以。」謝炎很乾脆,「動作快點,別讓我等你。」
  舒念疲憊地笑了笑:「我頭暈得厲害,能不能讓我休息一下?反正我陪你去,也做不了什麼……」
  「你不舒服?」謝炎皺起眉毛過去摸了摸他的額頭,「要不要我打電話叫蘇醫生來?」
  「睡一覺就好,」舒念忙擺擺手,他臉色的確是很蒼白,不用裝都像,「只是太累了。你快去吧,主角遲到那就不好了。」
  謝炎還是一臉不高興的樣子,磨蹭了半天,終於不大情願地放過他:「那……我一個人去了……」說得好像沒有舒念陪著就有多麼委屈似的,「等我回來,你就要好起來啊!明天不許生病,要乖乖跟我去公司!聽到沒有!」
  總算送走瘟神,舒念隨便用了點晚餐,沖了澡就上床睡覺。
  他其實真的一點也不難過。從小到大,他從來都沒有奢望過什麼,又怎麼會失望,怎麼會難過。
  自己會過著什麼樣的人生,他閉著眼睛也能預想得出來。
  看著謝炎娶妻,生子,繼承謝家,他繼續留在他身邊做一個不起眼,能力平平,但是鞠躬盡瘁的助手。他什麼都不會說,也什麼都不敢說,免得連留在謝炎身邊偷偷望著他的權利都沒有了。
  他舒念最大的幸福,也只不過是安靜地陪在謝炎身邊,伺候他,照顧他,天天都默默看著他,一直到變老而已。
  別的,什麼都不敢想。
  
  「小念……」
  舒念翻了個身,繼續睡。
  「喂,怎麼可以睡得這麼熟!我特意跑回來看你,你快醒過來陪我說話啦,喂!」
  被牢牢捏著鼻子將近一分鐘,就算是死人也被憋醒了。
  「嗚──」困難地睜開一隻眼睛,正對上謝炎放大的臉,模糊對視了半天才完全清醒過來,「你回來啦?宴會結束了?」
  「沒有,我偷偷先溜出來的。」謝炎蹲在他床邊,伸手摸摸他的臉,「我擔心你嘛,怕你身體不舒服會難受,哪知道你睡得這麼香。」
  舒念一陣感動,就把平時受的欺壓忘得乾乾淨淨,眼裡謝炎的臉就跟天使沒什麼分別了。再次覺得隱瞞自己的性向和心意是再正確不過的,起碼還可以得到這麼一點朋友般的溫情。
  要是有勇無謀地衝上去告白,下場保證是過把癮就死,就像公車上的那個倒霉鬼一樣,被「啪嚓」一聲扭斷手指,定位成「變態」,從此被列為拒絕往來客戶。哪裡還能享受到和他靠得這麼近的幸福。
  
  「那些女孩子呢?沒有一個能把你迷倒的嗎?」既然要裝得自己很「正常」,就該做點「正常」的事情,聊點「正常」的話題才對。
  「把我嚇倒還差不多。」謝炎嗤笑一聲,「拜託,天氣這麼冷,一個個穿那麼薄那麼露,又不是內衣秀。難道以為那就是我的品味?兩顆大木瓜?!嘖。」
  「呃……其實,其實那樣也不錯的……」舒念絞盡腦汁尋找讚美之辭,「豐滿點的……以後比較容易養小孩……」
  「才不好,我比較喜歡瘦一點的,」謝炎突然邪邪一笑,「就像小念這樣……」突然伸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摸上舒念單薄的胸膛。
  可憐舒念剛睡醒,反應還很遲鈍,直到呻吟出聲才驚跳起來:「你幹什麼!」
  「啊?喂,不會吧,真的有感覺啊?小念你又不是女孩子!」
  舒念侷促地拉了拉睡衣,滿臉通紅:「沒有……你別胡說。」
  男人的胸口也可以是敏感帶,何況摸他的是謝炎。
  「不行,我很懷疑哦~讓我檢查看看,搞不好小念真的是女孩子~那我就……嘿嘿~」故意笑得像淫魔,壓住舒念就要扯他睡褲,見舒念驚慌失措拚命掙扎,他笑得更邪惡,「不讓看哦?那就摸一把,也是一樣的~」
  舒念冷汗都冒出來了,他已經有了反應的下身怎麼能讓謝炎發現,忙一把抓住謝炎正惡作劇往下探去的手:「我當然是男人!好了,別鬧了,早點休息吧,明天要上班。」
  謝炎眯著眼睛看了他一會兒,居然也不勉強,站起來聳聳肩膀:「好吧,既然你這麼小氣……那我就大方點嘍。我要洗澡,來幫我搓背吧,讓你免費看個夠。」
  有沒弄錯,把人從被子裡挖出來替他搓背……
  
  舒念只好無可奈何起床,搖搖晃晃跟去浴室,往浴缸裡放好水,調了溫度,伺候大少爺舒服愜意地躺進去。
  剛拿起沐浴露,突然被一把抓住,用力一帶,整個人壓進了浴缸。
  「嗚──」猝不及防嗆了點水,還沒反應過來,就見謝炎得意揚揚笑著,一翻身狠狠壓住他:「不讓我看,我就偏要看!敢對我說不?嗯?!這回我可要從頭到腳全都看清楚~」
  「喂,不、不要開玩笑了……」舒念聲音都有些發抖,根本不敢看面前謝炎線條優美的上身。睡衣浸了水,濕漉漉地貼在身上,感覺和全裸沒什麼區別,這樣被赤裸裸的謝炎以曖昧的姿勢緊密地壓著,舒念只覺得一陣陣眩暈。
  睡衣已經被完全剝了下來,蒼白的肌膚一碰到他火熱的手指就變成羞慚的粉紅色。不行的,會被發現……他會覺得噁心的……舒念拚命掙扎著,絕望地想護住正在被往下扯的睡褲:「別鬧了,謝炎……我要生氣了,謝炎……」
  「哦?生氣?我倒是沒見過你生氣是什麼樣子,你生給我看啊!」謝炎好像被激怒了,用力扣住他的手腕,壓緊他亂蹬的腿,一把就把那層布料褪了下來,「你生什麼氣?!以為我會強暴你?!我又不是同性戀,你怕什麼!你難道……」
  兩人赤裸的下身緊密無間地貼在一起。似乎只有一秒鐘而已,謝炎就面色慘白地放開他,或者確切地說,是推開他。舒念還有點茫然,太快了,他還沒能來得及判斷謝炎是不是已經覺察到他的反應,但謝炎的臉色卻是真的難看到極點。
  「出去。」
  舒念還是呆滯著。
  「我叫你出去!」
  看謝炎表情僵硬地站起來,迅速往腰上纏好浴巾,他忙慌慌張張撿起自己的衣服胡亂遮掩著爬出浴缸,還沒能張口辯解,謝炎已經陰沉著臉把他推出浴室,然後一言不發用力關上門。
  
  就這樣……結束了嗎?
  終於還是被他發現了嗎?
  舒念赤著腳呆呆站在浴室門口,有點發抖。
  其實我什麼都沒做啊……就算有反應,也不能證明我就一定是那種人……我還是可以解釋的,是吧?
  謝炎……就算我是……我也可以保證我真的不會對你有什麼非分之想,我從來都不敢……我也沒做過會讓你覺得噁心的事情……我、我最多也只是那次摸了一下你的嘴唇……其他的什麼都沒有過,這麼多年來我什麼都沒敢做過……以後也不會……請你相信我好不好?請你……
  我只要能看著你就好了。